娱乐城网址


娱乐城网址还是盲目的从众
娱乐城网址付檬也不在意,就地盘腿坐下,拿出背包里的书:上次讲到108页
娱乐城网址二货老婆问我:“吃不完兜着走的反义词是啥?”我想了半天没有想出来,就问老婆答案是啥。老婆:“傻B,自助餐。 ”娱乐城网址多少年过去了,我一直认为,那带着羞涩的怦怦心跳,是世界上最动听的音乐。
娱乐城网址我的兄弟姐妹
娱乐城网址。话说车上太味儿戴了个口罩,把人家一小孩儿吓哭了,小孩儿她妈一个劲儿安慰说:哭什么呀,阿姨不是医生,不给你打针_娱乐城网址宝贝侄女刚一岁,会说几个简单的汉字。一天晚上吃素饺,我吹凉后喂她吃。她吃了一口,大叫:“热......” 我尝了下,一点不热。她还在大叫:热...... 我索性喂她一口凉开水,她还是叫着热,我实在没办法了,只好不喂了。  看她身上挺脏的,我就放盆热水准备先给她洗澡,她感冒刚好,所以我特意弄热了点。只见她刚到盆里就大叫:“凉......"娱乐城网址 有时候,心里话憋在心里,对着那个熟悉你关心你的人说不出来,宁可找一个陌生人倾诉。有时候,和熟悉的朋友却无话可说。娱乐城网址秋天,比想象的来得从容。午后的阳光,暖暖的,如你清澈的眸子,明亮而亲切。一方石桌前,你一身素白裙裳,细眉瘦月,莞尔优雅的回眸,缠绵成诗。抬手,纤指轻拈,取一碟金黄的菊瓣,煮成一壶千年的香浓。接过你递过来的杯盏,见一缕残阳,散落在你晕染过如云的鬓发上,那抹笑容浓密得化不开。轻嗅,你如花香,沁香如坐。
娱乐城网址你们为什么要帮着他妨碍我们执行公务,出了事你们负得起这个责任吗?崔光耀也不是什么好脾气之人,听到张文亮这么说他们,就上前照脸给了张文亮两个耳光,骂道:妈的,就凭你一个小小的科长也敢在老子面前提公务!老子们就是在执行公务!弟兄们,都给我听好了,如果他们谁再敢说一句不是首长问的内容,就给我狠狠地打这群混蛋!

    赵名扬看着崔光耀摇头笑着道:小崔啊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!你怎么能当着记者朋友的面打人呢!要打也要把他们带到军区后再打嘛!崔光耀听令,我怀疑他们窃取国家核心机密,把他们全部带回去严加审问,问清楚是谁让他们来偷腾龙集团核心机密的!是!首长,保证完成任务!把他们全部带回去,如果有人反抗,立即枪决!

    赵名扬转头对齐霁说道:齐霁,你去趟西郊把规划局和城建局的人全打发了。娱乐城网址 猜中开头

澳门银河

星期8海国际娱乐城 凯发 500万娱乐城 www.6030.com 利来娱乐城 辉煌国际 E博乐娱乐城 AG亚游官网 金丽娱乐城 云博娱乐城 盈丰国际现金网址凯时娱乐注册送钱e8889.com利来国际旅游ag平台三公网上娱乐方式181399.com彩圣立博博彩网站bodog博狗足球公司赌博技术注册送钱e8889.com娱乐娱乐娱乐ag88【注册送钱e8889.com】澳门威尼斯娱乐博天堂娱乐航母真人乐娱乐注册送钱e8889.com

  信息检索:   
你现在的位置:
网站首页 > 充电专区 > 健康顾问

青年“信息依赖症”:戒烟易戒手机难

发布时间:2014-11-14来源: 本站 阅读: 【字体: 关闭

青年信息依赖症:戒烟易戒手机难

 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,是我在你面前,你却在看手机。”“把手机贴在我脑门上吧,这样至少我可以假装你对我目不转睛。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,那些只顾低头看手机而冷落面前亲友的人,有了一个新的代名词低头族。这一群体潜在的信息依赖症,也引起了不少专家的注意。戒手机真的比戒烟还难吗?信息时代的人际交往为何越来越苍白无力?

  低头族抑或屏幕奴隶”?

  随着智能手机、平板电脑等电子产品的日益普及和功能强大,人们沉浸其中的时间也越来越多。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,今年上半年,我国网民人均每周手机上网时长约12小时;80的手机网民每天至少使用手机上网一次,近六成手机网民每天使用手机上网多次。

  相伴而来的,就是低头族的出现。这一群体的显著特征,就是不论朋友聚餐、家人聚会,还是地铁上、电梯里,甚至过马路、上厕所的时候,都会习惯性地低着头看手机,忙着刷微博、聊微信、看网络小说或者玩游戏,与周围产生一种冷漠的隔绝

  记者调查发现,在城市青年群体中,低头族的队伍正不断壮大,尤其是白领和学生,一些人对智能手机等移动终端的依赖度几乎达到痴迷的地步。24小时开机,不用手机实时查看微博、微信或QQ便无法安心,等待的时候如果没有手机的陪伴便无所适从,用手机看小说、浏览社交圈的朋友动态成了最好的催眠曲

  更有甚者,出现了因玩手机不要命的情况。有人因低头看手机而闯红灯被撞,有司机边开车边玩手机罔顾乘客生命,甚至还有粗心的父母忙着玩手机而弄丢孩子……

  围绕着低头族,衍生出了不少其他族群:比如喜欢反复拉伸页面到无法自控的刷屏族,利用移动终端不断网络购物的剁手族,还有一些迫于工作需要必须时刻低头看手机的人,被称为屏幕奴隶。如政府网宣工作者、股票证券分析师、销售公关人员等,因为手机傍身而习惯了无意识加班

  不少网民表示,即便自己不是低头族的一员,也能从身边随便拉出七个八个同类。和低头族相处中时常被架空的遭遇更是不胜枚举。情人节吃个饭,我男朋友还一个劲玩手机,也不跟我说话,感觉很不尊重我。网民飘飘仙子说。饥肠辘辘地等满一桌菜,不是趁热吃,而是先拿手机一阵狂拍,真是够奇葩的。网民泰山压顶说。

  不知不觉患上信息依赖症”?

  从社会学角度分析,智能手机已成为低头族打发碎片时间不可或缺的工具。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顾骏认为,快节奏的生活、繁重的工作压力,使得城市青年群体中属于个人的整块时间越来越少,但吃饭、赶路的碎片化时间却在增多,于是,不少年轻人通过手机等移动终端进行碎片化的休闲娱乐。

  如果偶尔打发时间,玩玩手机未尝不可。但长期依赖或沉溺,则可能带来眼睛、颈椎等疾病。更重要的是,会造成潜在的社交障碍或心理问题。不少低头族坦言,如果手机不在身边,会有种莫名的焦虑,因为过度依赖手机,甚至出现了某种神经质的举动。

  昨天早上去上班的时候把手机忘在家里了,结果一整天我都心神不宁。上海IT从业人员薛先生说,白天只要有点空闲就会看手机,手机一离开视线就会不停地找,有时候都觉得自己是不是疯了。

  我感觉自己已经到了不拿手机就觉得手没地方放的地步。在上海地铁站,记者随机采访了一个低头族,该小伙坦言,有时候低头看手机,其实都没什么目的性,就是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,把每个手机应用程序都点一遍,点完了再回头刷微博。

  从心理上说,这是一种信息依赖症。上海市心理学会副会长、复旦大学心理学系教授孙时进说,低头族在某种程度上是被时代裹挟着、绑架了向前走。如果没有手机或网络,就会容易感觉自己在周围的人群互动中‘out’了。另一方面,这些人群往往因为现实社交圈狭窄,获取信息和交流的渠道不足。

  过度依赖虚拟社交,会使正常的社交沟通缺失、人际关系紧张。网民小晖坦言,他在虚拟世界里十分活跃,发了数万条微博,但在单位却习惯沉默寡言,即使和坐在隔壁的同事说话,也倾向于用QQ或微信。就是懒得面对面说话,反正聊天软件里都可以解决,只要动动手指就行。

  这属于强迫性心理依赖和强迫性媒介使用行为。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、传播学教授李双龙说,一般来说,这种行为主体会对现实中的人际关系产生紧张和逃避情绪。而且,他们很难认识到,自己无目的、无意识地虚耗了很多时间。

  学会自我控制,给大脑一些留白

  专家指出,发呆、独处、幻想甚至无所事事,都可能是思考的良好契机,成为凝结智慧的过程。但现在不少年轻人情愿被动地接受碎片化的信息,也不愿停下脚步来思考。给大脑一些留白的空间,适当让自己抽离出他人的世界,或许才能找到真正的存在感。

  人类进入工业化社会后,有些需求就是商家制造出来的,商家生产出的东西就是希望他的使用者喜欢并迷恋。顾骏说,看不看手机、依赖与否,都是个人选择。但选择就意味着责任,每个人做出选择时要掂量好将会产生的影响。

  每个人都该对比一下自己,是不是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患上了信息依赖症,成为过度依赖智能手机或虚拟社交的低头族。如果是,就应适当克制。孙时进说,这与对酒精、烟的依赖有相似之处,成年人自控能力较强,可以靠意志力来改变,更重要的是多找其他兴趣,转移注意力,慢慢从这种依赖中脱离出来。

  在移动互联网高度发达的美国,不少人已开始意识到信息依赖症可能带来的恶果。正在美国杜克大学留学的李萌说,美国年轻人发明了不少戒手机瘾的妙招。比如朋友聚会的时候,我们会把手机叠罗汉,谁要是忍不住先拿了,就要负责买单。此外,不少网民建议,社会公益组织不妨设计一些类似断网一小时”“不带手机一天等主题活动,倡导大家回归现实世界,关注身边的人和事。(来源:互联网)

附件:

上一条信息: 冬季必备的四款家庭药膳

下一条信息: 培养健康行为 积极预防流感

【返回列表】

评论内容:
验证码:  
      [Ctrl+Enter]